英语学习 学英语,练听力,上听力课堂! 注册 登录
> 轻松阅读 > 英语文化 >  内容

英语哪里了不起

所属教程:英语学习方法

浏览:

qinting

2020年07月03日

手机版
扫描二维码方便学习和分享

英语哪里了不起

 

英语与其他语言的区别还在于它的灵活性。英语的语序尤其灵活,而且英语中的主动和被动语态可以随意转换。我们可以说“我踢了那只狗”(I kicked the dog),我们也可以说“那只狗让我踢了一脚”(The dog was kicked by me)。这样的转换在其他一些语言中是无法实现的。同样,德国人只能说ich singe,法国人只能说je chante,而英国人可以说I sing(我唱歌)、I do sing(我确实会唱歌)和 I am singing(我正在唱歌)。

英语的另一个优点是同一个词既可以是名词又可以是动词,这类词在英语中不胜枚举。比如:drink(喝)、fight(战斗/打仗)、fire(火灾/起火)、sleep(睡眠/睡觉)、run(跑步/奔跑)、fund(资金/资助)、look(眼神/看)、act(行为/行动)、view(视角/观看)、ape(猿猴/模仿)、silence(沉默/使安静)、worship(膜拜/崇拜)、copy(复印件/复印)、blame(责备/责怪)、comfort(舒适/安慰)、reach(可及之处/触到)、like(喜好/喜欢)、dislike(厌恶/讨厌)等。其他的语言偶尔也会有丰富的用法,比如德语中的auf意为on、in、upon、at、toward、for、to和upward,不过这种情况实属罕见。

英语的多样性导致了语法规则的繁多。即使是受过良好教育的、母语是英语的人也很难自信地宣称自己能够说清楚补语(complement)和谓语(predicate)之间的区别,或是完整不定式(full infinitive)和原形不定式(bare infinitive)的区别。这其中的原因是英语的语法是仿照拉丁语的。在17世纪,拉丁语被视为世界上最纯正、最优美的语言。

话虽如此,拉丁语毕竟是另一种语言。把一种语言的语法强加到另一种语言上就好比穿着溜冰鞋打棒球,怪诞无比。在I am swimming(我在游泳)这句话中,swimming是现在分词;而在Swimming is good for you(游泳对你有好处)这句话中,swimming是动名词。可是,这两个“游泳”其实完全一样。

英语还有一个优势(不过这一点颇具争议),单词的拼写和发音相对简单。虽然英语当中也不乏不合常规的地方,但是基本上很少有成串的辅音和诵经一般的语调变化,这使英语比其他语言更加容易上口。比如中国广东话中的“是”的发音是hea(嗨),如果不小心声调走偏,就会变成“女性的阴部”,这之间可能引发的混乱就只有靠读者去想象了。

在其他的语言中,拼写是很大的难题。比如威尔士语的啤酒是cwrw,这在英语中无论如何也见不到。不过,和爱尔兰盖尔语相比,威尔士语的奇特就显得微不足道了。盖尔语的拼写和发音不同得让人觉得,这种语言的设计者们只有分工没有协作,他们各自闭门造车,最后也没能解决一些深层的语义问题。盖尔语的geimhreadh是冬天的意思,如果按照英语的读音习惯去拼读这个词,那么和盖尔语标准的读音一定大相径庭。这样的例子在盖尔语中很多,相形之下,威尔士人把cwrw读成koo-roo,看起来还是很能让人理解的。

所有的语言在发音上都存在固化的偏见现象。比如一般说英语的人看到tchst、sthm、 tchph这样的字母组合肯定会认为这些组合没办法读出来。不过,看看下面的单词:matchstick(火柴)、asthma(哮喘)、catchphrase(标语),这些词中就包含了我们以为无法读出的组合。无论是在发音,还是在语言的其他方面,人们在分析评价时都难免加上自己的偏见。你从不会听人说:“是啊,我们的语言确实落后,表达不方便,真想好好琢磨一下,使我们的语言更加优美。”

我们在评判其他语言时总和我们评判他国文化时持有大致相同的态度,即心怀轻视。在日语中,“外国人”这个词的意思就是外国人的头发有臭味;在捷克语中,一个匈牙利人是“一粒丘疹”;德国人则把法国人称为“蟑螂”;而法国人把西班牙人称为“虱子”。英语中有不告而别(take French leave)一说,意大利人和挪威人则说“像英国人那样分手”(departing like an Englishman),德国人说“像荷兰人一样跑掉”(running like a Dutchman)。意大利人把梅毒称为法国人的疾病,而法国人和意大利人都把欺诈行为说成美国式欺诈。比利时的出租车司机把小费给得少的人称为“英国佬”。法语中“来自伯明翰”表示“闷得要死”。

英语中还有“酒后之勇”(Dutch courage,荷兰人的勇气)、“避孕套”(French letters,法国的信)和“让车在外面淋雨”(Mexican carwash,墨西哥式洗车),等类似的词。20世纪末,很多俏皮话都和爱尔兰有关。比如,爱尔兰升职(Irish promotion)是降职的意思;爱尔兰美女(An Irish beauty)就是黑眼睛的姑娘。

即使是语言研究权威,要举出类似上面这样的实例也不太容易。很多关于英语的书,大多暗示英语无可替代的优越性。罗伯特·伯奇菲尔德写道:“以英语写成的各种文体在传递智慧和娱乐方面做出的贡献是举世无双的。”我当然愿意同意罗伯特的高论,只是,如果他是俄罗斯人、德国人或者中国人,他还会不会对英语这么大加颂扬呢?其实,根本就无法衡量一种语言的水平高低。

英语在一些小地方的确比其他语言更有优势。首先,英语中的代词,基本来说,没有词形变化。如果是德语,“你”这个词有7种变式:du、dich、dir、Sie、Ihnen、ihr和euch,这对沟通交流真是一个不小的麻烦!德国作曲家理查·施特劳斯和诗人霍夫曼交往了25年,彼此相互欣赏,但是他们互相称呼的时候也只是用客套疏远的Sie(您)。而英语当中就不存在这样的问题,只要简单地说you就可以。

在其他语言中,如何表达人们之间的熟悉程度是一个很头疼的问题。韩国人在称呼他人时,要在动词的6个词尾中选择一个来匹配对方的身份。日本人为了在言谈中体现对方的身份也要在繁多的语言规则中选择合适的表达方式。即使是说谢谢,日本人也要慎重地决定是仅仅说一个最基本的“谢谢”(arigato),还是要说得更客气,比如“您刚才所做或者所说真是莫大的善举”(makotoni go shinsetsu de gozaimasu)。

最重要的是,英语的单词不分性别,这真省了不少麻烦。任何一个曾经痛苦地背过词的阳性(le plume)和阴性(la plume)的人,都会同意名词的阴阳性差别真是无聊至极、毫无意义。单凭这一点,学英语的人就是幸运儿。

英语中不仅不分性别,常常连冠词也都免了。在英语中,我们说:“It's time to go to bed.”这句话的意思是上床睡觉的时间到了,但是,在大多数欧洲语言中,你必须说:“It's the time to go to the bed.”在这句话中冠词是不可以省略的。英语中有很多简练的语句,比如生命是短暂的(Life is short)、天地之间(between heaven and earth)和上班(go to work)等。这些语句在其他很多语言中都需要再添加冠词。

英语还有一个值得赞扬的优点就是相对比较简练。德语中许多单词都很拗口,比如Wirtschaftstreuhandgesellschaft(商业信托公司)、Bundesbahnangestelltenwitwe(联邦铁路局员工的寡妇)和Kriegsgefangenanentschädigungsgesetz(一条有关战败赔偿的法律)。荷兰公司的名称可长达40个字母或者更长,比如Douwe Egberts Koninlijke Tabaksfabriek-Koffiebranderijen-Theehandal Naamloze Vennootschap。幸好,英语名称常常偏爱简短的表述,比如:IBM、Laser和NATO。

不过,在学术界和政界,英语用词则有冗余趋势,满目术语。在1977年美国召开的社会学会议上,爱(love)被说成“一种认知的情感状态,具有入侵、执著幻想的特点,与用情对象感受到的情感相互作用”(the cognitive-affective state characterized by intrusive and obsessive fantasizing concerning reciprocity of amorant feelings by the object of the amorance)。这就是行话——铲子绝不叫铲子,而是手工铲土工具。不得不说这是对现代英语的一大诅咒。

可能英语最具特色的一点,且不论好坏,就是其隐含的复杂性。英语常常不能只看表面。比如what这个词,我们几乎每天都会用到,使用频率极高,但是要跟外国人解释什么是what却是有困难的。《牛津英语大词典》里洋洋洒洒5页,用了15000个词,才说明白了什么是what。

母语为英语的人,很少会停下来想想英语是多么复杂和缺乏逻辑。我们每天都在使用数不清的单词和短语,但是我们却不知道这些单词在语境中到底是什么意思、所指代的是什么。比如:hem在hem and haw(结结巴巴地说)中到底是什么意思?shrift在short shrift(执行死刑前的短暂忏悔时间)中是什么意思?fell在 one fell swoop(一记重击)中是什么意思?当你觉得不堪重压(overwhelmed),你无法承受的(over)重压(whelm)在哪?它到底看起来像什么?还有,我们可以说overwhelmed和underwhelmed(压力不够),为什么不能说semiwhelmed(压力和承受力相当的状态),或者只是说whelmed(有压力)?我们在读colonel时,就好像这个词有个“r”似的,另外,英语中的数字4为什么是four,但是40却是forty,u哪儿去了呢?

 


内容来自 听力课堂网:/show-242-474705-1.html
用手机学英语,请加听力课堂
微信公众号:tingclass123
用户搜索

疯狂英语 英语语法 新概念英语 走遍美国 四级听力 英语音标 英语入门 发音 美语 四级 新东方 七年级 赖世雄 zero是什么意思

  • 频道推荐
  • |
  • 全站推荐
  • 广播听力
  • |
  • 推荐下载
  • 网站推荐